李庆山(右)给徒弟讲解漆器制作技法(资料图片)

李庆山(右一)给湖北文理学院学生讲解土漆调制方法 见习记者牛胜辉摄

李庆山(左一)给湖北文理学院学生讲解土漆着色 见习记者牛胜辉摄

追梦人视频二维码

李庆山雕字 见习记者牛胜辉摄

李庆山检验作品 见习记者牛胜辉摄

       □见习记者吴红博

  人物名片

  李庆山,1940年生,襄阳人,李氏漆器髹饰技艺的第五代传人,从事漆艺工作63年,不仅在土漆的调色、脱胎漆器的制作上拥有独到的手艺,还做得一手好牌匾。2015年,李氏漆器髹饰技艺被纳入襄阳市非物质文化遗产名录。2017年李庆山寻得第六代传人隗鹏。

  李庆山的“漆艺阁”颇有些大隐隐于市的感觉。它坐落于襄城新城湾喧闹的街巷里,门口挂着的“定做寿匾招牌油漆店”牌匾颜色已不再鲜艳,却见证了李庆山大半辈子的漆艺生涯。

  与漆艺结缘

  李庆山出生在漆艺世家,早在清道光年间,李氏漆器髹饰技艺便有了名声。其创始人李正顺在樊城磁器街开了一家店,挂牌“定做寿匾招牌油漆店”,后来被赶考的举人看到,称赞该牌匾做工精良,便写下“金漆匾对”四个大字赠予李正顺。李正顺便将这四个字制成了牌匾,代代相传。

  自打懂事开始,李庆山便对漆有着浓厚的兴趣,但是因为年纪小,父亲不怎么教他手艺。他只能在旁边静静地看着,遇到不懂的地方问上父亲一两句,一点一点积累知识。

  七八岁的时候,李庆山会偷偷地把颜料兑在一起进行调色,感受不同颜色在一起碰撞后的神奇效果。当时做黑牌的人多,把墙粉一下,再用黑漆一漆,等干透了就可以在上面写字。每当家里接了做黑牌的活儿,李庆山就会像个尾巴一样跟着师哥出去,借着帮师哥拿东西的机会,上手刷一刷漆,如果做得不好,师哥再修改,如此反复,他的手艺越来越娴熟。

  李庆山稍大一点的时候,父亲去世了。直到16岁时,李庆山因为对漆艺的热爱,跟着师哥进了建筑公司,从事漆门窗、漆地板、刷墙等漆艺相关工作。那时候的工作很辛苦,冬天的时候双手经常冻得没有知觉,但也正是在这里的锻炼,加上以前边看边学积累的经验,使李庆山的漆艺进步了不少。

  但是这样的进步没让李庆山开心多久,他就因为经济原因不得不换工作。许多年过去,李庆山换过不少工作,但从未与漆分开过,凭的就是他对漆艺的热爱。

  1988年,李庆山停薪留职,终于在樊城火巷口开了一家属于自己的漆艺店,取名“漆艺阁”,由书法家王树人题字,李庆山制匾,留存至今。李庆山还仿照“定做寿匾招牌油漆店”的牌匾做了一个一模一样的匾,直到后来“漆艺阁”搬到襄城内环路新城湾,牌匾还继续挂在店外。

  想要技术好,吃的苦就一定不能少。李庆山与漆打了60多年的交道,过敏就困扰了他60多年。他使用的土漆虽然工艺效果好,但稍有不慎碰到皮肤上,就会出现发痒、起泡、流黄水、溃烂的过敏症状。如今79岁的他,胳膊上有最近留下的伤口,红色的血痂在他身上格外显眼。除了过敏留下的血痂,随着年纪增长,他指甲缝里残留的土漆已经洗不干净了,十个指头的指尖都是黑的。因为长年低头刷漆,他的背也慢慢弯了下去。

  即使这样,今年79岁的李庆山从未放弃漆艺。现在他每天早上6点多从樊城定中街步行到襄城内环路新城湾的“漆艺阁”,再坐公交到603文字厂的工作室。他每个月3000元的退休金,500元花费在“漆艺阁”的房租上,500元花在吃住上,剩下的全都用来买材料。

  匠心手艺人

  李庆山的手艺好是远近闻名的事情。他从土漆的挑选、过滤、调色到后续的脱胎工作都做得十分细致。

  为了找到品质更好的土漆,他辗转多地,考察了不少地方;把漆买回来以后要耐心过滤,去除杂质,再进行调色,否则刷出来的漆不光亮,品质不好。“直到漆呈现出亮如油、能照美人头、提起钓鱼钩的状态才算好。”李庆山说。

  做好了漆,塑形、刷漆、描画、打磨、推光每一步都不能出错,这样做出来的脱胎漆器才能达到“明如玉、亮如镜”的效果。“脱胎漆器又轻又结实,能耐酸、耐碱、耐腐蚀,是老祖宗留给我们的财富。”一提到脱胎漆器,李庆山就特别自豪。“脱胎漆器制作周期比较长,加上需要静置变干,有些作品出来需要一个月,有些需要半年,而且对技术要求特别高。”李庆山表示,所有作品都需要先设计好造型,一层漆一层布,裱贴起码七八层,然后脱胎,再经过细致的打磨,施以各种装饰纹样和推光等工艺髤饰制成。

  脱胎漆器耗工耗时,所以更考验一个人的耐心和技艺水平。李庆山常常为了一件作品坐数小时。

  以前还在厂里上班时,李庆山便受邀给樊城人民公园长廊里的对联、牌匾做修缮。由于这些物件需要用土漆,樊城人民公园的工作人员打听许久都没有人会做。直到找到了李庆山,他细致认真的态度和高超的手艺得到了人们的一致认可,也让更多人认识了他。

  1988年,隆中风景区需要添置部分牌匾,老旧牌匾、对联、案几需要进行翻新、修葺,考虑到李氏漆器的襄阳特色以及李庆山的漆器手艺,他们选中李庆山担此重任。为了把工作做好,李庆山吃住都在隆中,耗时3年,把隆中上上下下的牌匾、对联、案几都翻新了一遍,还做了不少新牌匾出来。后来河南的书法家去隆中游玩时,看到三顾堂后面董必武的一副对联做得精美,便为李庆山题字“技艺超群”。

  在襄阳市工艺美术厂,有一个做裱画的家庭,家中一块胶合板做的匾因为年代久远坏了,他们找了不少人都表示修复不了,后来在业内打听,知道南湖宾馆的一块牌子是李庆山用土漆制作的,造型和做工都非常好,所以就找到了李庆山帮忙。后来,李庆山通过土漆修理,让原来破败的牌匾焕然一新,一

  时被传为佳话。

  传承与创新

  为了保护濒临失传的技艺,李庆山从2006年起就四处奔波,为李氏漆器髤饰技艺申报市级非物质文化遗产,并且为这项技艺的传承教授学生。

  2011年,山东工艺美术学院漆艺专业的学生得知李庆山的传统技艺高超,便在院领导的帮助下邀请李庆山进行特别教学。李庆山教会了学生们漆耳杯的制法,带领他们了解了脱胎漆器的传统手艺。

  2017年,广德寺旁的八卦葫芦园里,一群湖北文理学院的学生想要在葫芦上绘画,便邀老人教授,但是考虑到成本,李庆山带领学生们用桐油作画。也正是通过这一次交流,李庆山认识了不少热爱传统漆艺的学生。后来,在文理学院美术学院副院长马长勇的帮助下,李庆山开始在603文字厂对学生们进行无偿教学。

  对于技艺的传承,李庆山一直苦于找不到下一代传人,直到遇到了隗鹏——一个做传统雕塑的年轻人。

  李庆山和隗鹏一开始是互相交流学习,脱胎漆器和雕塑中的一些工艺颇为相似,两人沟通起来比较方便。通过几年的交往,隗鹏对漆有了一定的认识,慢慢热爱上了这项传统技艺。老人对手艺的执着和积极向上的态度也深深影响着他。李庆山见隗鹏学习态度好,有想法,能吃苦,便在马长勇的见证下,认隗鹏为第六代传人。

  隗鹏今年38岁,美术专业出身,有头脑,有干劲,曾经历时12年做出1:2200的微缩铜雕——明清襄阳城模型。跟着李庆山学习漆艺后,两人的想法总能擦出火花,“传承不是纯粹的回归传统,而是将传统的东西提升,赋予新的意义。”隗鹏说。

  2017年时,两人共同完成一件作品,隗鹏负责雕像塑形,老人负责脱胎漆器的制作,但是因为这个模型比较复杂,老人脱胎过程中多次失败,还损坏了模型。两人没有气馁,一起讨论解决办法。隗鹏将一些雕塑方面的技巧告诉老人,和传统漆艺技术融合运用后,脱胎漆器最终完成,还没有损坏模型。技术改革后,现在同一个模具,可以做出多个作品。

  如今,隗鹏仍在逐步学习掌握李氏漆器髤饰技艺,虽然行业有不少相通之处,但是想要学精学好还需要付出更多的时间。

  现在他一边跟老人学习技艺,一边着手申请湖北省非物质文化遗产项目。

  未来,两人计划根据漆本身的特性,结合现代艺术手法的特色,将传统漆器技艺更好地发挥出来,创造并创新出更多优秀的作品,让更多人了解传统漆艺、喜欢漆器。


责任编辑:刘洋
评论一下
评论 0人参与,0条评论
还没有评论,快来抢沙发吧!
最热评论
最新评论
已有0人参与,点击查看更多精彩评论
图片推荐
襄阳日报APP
襄阳日报微信
襄阳晚报微信
秒速时时彩 秒速时时彩 秒速时时彩 北京赛车时间表 秒速时时彩 北京赛车高倍率平台 安徽快3 幸运28 秒速时时彩 江苏快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