贾平凹演讲(商洛日报供图)

贾平凹与参会人员在其故居合影(商洛日报供图)

□全媒体记者刘晓青

著名学者、作家、大秦岭研究专家王若冰说,如果商洛要选一个旅游形象代言人,他认为贾平凹是最合适的人选。事实证明,一张饱含着文气的名片,更具分量和生发的价值。

为庆祝新中国成立70周年,9月24日-26日,由商洛日报社和丹凤县委、县政府主办的“大美秦岭媒体论坛暨社长(总编)看商洛”主题活动在丹凤举行。

作为商洛的骄傲,中国作协副主席、陕西省作协主席、商洛籍著名作家贾平凹先生欣然参加了活动。他一直视自己为“商洛的儿子”,为家乡做贡献,他认为义不容辞。

此次活动还邀请了中国当代著名学者、清华大学人文与社会科学高等研究所所长、博导汪晖,长安大学教授、长安文化研究中心主任刘吉发,大秦岭研究专家、著名学者、作家王若冰。本次活动为期三天,分为“大美秦岭媒体论坛”和“社长(总编)看商洛采风活动”两项内容。来自甘肃、陕西、湖北、河南、山西等地近30家媒体的社长、总编、记者共80余人参加活动。

在论坛上,贾平凹先生以《秦岭和秦岭中的我》为题,用家乡话讲述了父辈和自己曾在交通不便的秦岭山中如何困顿地劳作和生活,讲述了自己生活在秦岭山中的所思所想、所感所悟。贾平凹先生回忆秦岭中自己的过往,没有沉重,而是充满趣味和怀念。看得出,先生把大山带给自己的困顿,当作秦岭给予自己另一种形式的恩赐,年少时经历的苦难,让他变得坚韧,“以后再苦再累,我都能坚持。”苦难历练出他应对生活挫折的从容,也给了他面对挫折的乐观。他说:“当苦难是你的命运,你无法摆脱时,你可以把承受苦难转化为享受苦难。苦难在农村,快乐又在苦难中。”

“故乡”是每个中国人一生都眷恋的词儿。随着经济发展,中国农村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中国人眷恋的故乡已经不再是儿时的模样。在讲述中,贾平凹先生也有如此感慨,“插秧割麦的田地变成了一条街市,祠堂没有了,最后一页还写着我名字的族谱早就丢失,重新续写已不可能……”虽然有“乡愁无处安放”的惆怅,但他还是希望家乡发展得越来越好,家乡的父老不再被苦难所困,“我祈祷着秦岭草木长青,绿水长流,日月永远清明……”

论坛结束,大家都期待着到贾平凹先生的老家看看。9月24日下午,大家乘车前往丹凤县棣花镇——一座精致、干净、整洁的民俗小镇,白墙灰瓦,在秦岭山中格外清新。

在导游的引领下,大家穿过小镇的街市,向宋金街里走不远,就到了贾平凹的故居,这是陕南典型的农家四合院。院子的门楼用青砖砌成,朴实大方又显清雅秀气,院子两边各三间厢房,正对大门有三间正房。

这座小院是2014年老屋坍塌后在原址上重建的。院门外还放着一块大石头,一旁还标注着《丑石》全文。《丑石》是大家在小学语文课本中都熟识的散文,如今真看到了丑石,大家都争相和丑石合影,称回家后要给自己的孩子看看。

在贾平凹老宅一侧巷道的墙上,还用朱红刷着三个字“高兴家”。顺着箭头指向,笔者看到了高兴家——一座灰瓦土坯墙的老房子还在。这就是贾平凹文学作品中《高兴》里的主人公刘高兴家的老屋,房檐上还竖着一块小牌子,写着“高兴家住宿”。虽然高兴家早已重起新房,但这个土坯房仍然活在贾平凹先生的文学作品中,并给“高兴家”带来了实惠。

世人在贾平凹先生的文字中了解了商洛,知晓了棣花镇,而这个藏在深山里的小镇,也因贾平凹和他的作品闻名于世,吸引了来自全国各地的游人。

责任编辑:黄文君
评论一下
评论 0人参与,0条评论
还没有评论,快来抢沙发吧!
最热评论
最新评论
已有0人参与,点击查看更多精彩评论
图片推荐
襄阳日报APP
襄阳日报微信
襄阳晚报微信
江苏快3 安徽快3 北京赛车营业时间 北京赛车论坛 加拿大28 幸运28 pk10代理网址 幸运28 秒速时时彩平台 北京赛车开奖走势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