湖北省赵李桥茶厂有限责任公司工人在烘房对压制好的砖茶进行烘制。

国家级非物质文化遗产“赵李桥砖茶制作技艺”代表性传承人孙敦佳介绍砖茶制作的渥堆工艺。

扫一扫更精彩

       羊楼洞古镇:

  幽幽茶香飘千载

  “大江东去,浪淘尽,千古风流人物。故垒西边,人道是,三国周郎赤壁……”1800多年前,奠定了三国鼎立基础的赤壁之战发生在这里,李白、苏轼、杜牧等众多文人雅士为此写下千古名篇。

  赤壁,因为三国故事而名耀古今。然而,爱茶的人还知道,赤壁是“万里茶道”的源头之一。这里除了充满着计谋与攻伐的古战场,还有一片片柔软的“洞茶”叶子,驰名中外,香飘万里。

  近日,“走万里茶道 看开放发展”大型融媒体跨境采访活动采访团,走进“万里茶道”的源头之一赤壁市,探访古镇羊楼洞的辉煌历史。

  青砖黑瓦,斑驳墙面。青石板路上当年运茶车轮轧出的凹痕,诉说着古镇的过往……

  羊楼洞古镇距赤壁市区26公里,是知名的“洞茶”故乡,素有“青砖茶乡”的美誉。因周边万山如羊、街市茶铺楼馆林立、泉洞众多,得名羊楼洞。

  羊楼洞头枕幕阜群山,背依松峰山北麓,自古天然宜茶。据介绍,羊楼洞种植茶叶起源于魏晋时期。唐太和年间,因朝廷喜爱“洞茶”被定为贡品。宋代,随着边疆市场的开辟,羊楼洞砖茶一度作为茶马交易的通货。明清时期,羊楼洞凭茶一跃成为中俄茶马古道源头的一个商业重镇。明嘉靖年间,制茶业已相当发达,集镇随之而兴。

  赤壁市博物馆内的一张清朝疆域图上,记录着17世纪中叶至20世纪初的欧亚“万里茶道”线路图。这是继丝绸之路后又一条重要的国际商贸通道,是一条纵贯南北、水陆交替的商业运输要道。

  那时,“洞茶”从羊楼洞出发,经独轮车运至长江码头,到汉口逆汉水而上到河南,进山西,入内蒙古,再由驼队跋涉至中俄边境恰克图交易,一直通向遥远的圣彼得堡与莫斯科。“洞茶”被以肉、奶为主食的亚欧大陆北方居民称为“生命之饮”。“洞茶”是俄国人的生活必需品,19世纪中叶,俄国茶商直接深入汉口地区采购、制造、贩运茶叶。

  19世纪60年代以前,湖北的茶叶贸易主要沿着由晋商开辟的“万里茶道”运往俄国。在第二次鸦片战争后,英、法、俄、美四国强迫清政府签订《天津条约》,要求开放南京、汉口等十处沿海沿江通商口岸。1861年,汉口正式开埠通商,俄商不再满足于从华商手里收购茶叶,开始深入羊楼洞砖茶产区自行设厂制造,建立了8家砖茶厂。后来,这些茶厂陆续迁往汉口。

  1918年,“洞茶”北上的路线开始改变。那时,粤汉铁路与京汉铁路通车,在距离羊楼洞4公里处设立了赵李桥火车站,羊楼洞的砖茶直接上火车北运,不再经水路中转。

  百年后的今天,在“万里茶道”的起点,赤壁市提出了“打造百亿茶业,擦亮千年品牌,重振万里茶道,造福亿万民众”的发展战略,加大茶文化、茶产品营销,着力打造公用品牌,进一步提高赤壁青砖茶的品牌知名度,使产品走向更广阔的销售市场,适应新时代下茶业的发展需求。

  曾经经“万里茶道”运输的“洞茶”,如今正成为“一带一路”上,赤壁走向世界的一张“新名片”。

  “赵李桥砖茶制作技艺”代表性传承人甘多平:

  半生埋头终不悔 只为守住“一杯茶”

  幽幽茶香,醇厚绵长。

  在赤壁市赵李桥茶厂紧压茶研究所,身着白色工作服的甘多平不停将面前摆满的盛茶器皿端起,一边细细品尝,一边在手边的笔记本上做记录,工作帽的下沿遮不住斑白的鬓角,就如岁月的痕迹掩不住那始终如一的热情与专注。

  42年,这位年逾花甲的“荆楚工匠”将大半辈子奉献给了自己挚爱的事业,即便到了退休的年纪,也依旧坚守一线,舍不得离开。“我的父母都是茶厂的工人,我在这里出生,在这里长大,读完高中又回到这里工作,一干就干到了现在。”8月23日,甘多平笑着告诉记者,虽然在外人看来,一辈子守在家乡小镇的工厂里,枯燥而平淡,但他却甘之如饴。

  正是带着对家乡的自豪与对父辈的崇拜,17岁的甘多平进入茶厂,从最基础的杀青环节学起,一点一滴地积累与进步。初制、渥堆、复制、压制、烘制、包装……砖茶制作的6大工序、几十道环节,他踏踏实实地干了个遍。“渥堆发酵是砖茶制作过程中最苦最累的环节,不仅要凌晨4点早起查看发酵情况,翻茶时还需要在60℃高温的渥堆仓库里连续待上好几个小时。有一次我因为高温和缺氧晕倒在仓库,幸好师傅发现得及时,才捡回一条命。”甘多平回忆道。

  凭着无所畏惧的闯劲和坚韧不拔的意志,甘多平潜心钻研,渐渐完全掌握了“赵李桥砖茶制作技艺”,但当他准备大展拳脚的时候,企业的发展遇到瓶颈。

  随着市场环境和用户需求的不断变化,陈旧的经营模式开始“水土不服”,过度依靠边销的赵李桥茶厂举步维艰。2009年,茶厂改制,外地十多家企业开出高薪,想要挖走甘多平。

  “这里倾注了我一辈子的心血,这就是我的命。”一个又一个难熬的夜晚,作为“赵李桥砖茶制作技艺”第四代代表性传承人的甘多平,站在办公室的窗前,看着已被商务部认定为“中华老字号”的赵李桥茶厂,咬紧了牙关。

  为了让产品迅速适应城市快节奏和饮品小包装的消费需求,甘多平带领团队努力寻求最佳配料,创新口感,成功研发了粒状茶、袋泡茶等近60款新产品和内销品;为赢得客户信任支持,他定期带队赴边疆展开回访调研,收集产品改进意见;为加强企业研发能力,他协调成立了紧压茶研究所并出任所长,牵头工艺升级……

  时至今日,赵李桥茶厂再次回到国内一线品牌行列,羊楼洞青砖茶还被选为外交国礼,走出国门,“万里茶道”源头的光辉历史,得以传承。

  “我这一辈子,只做了一件事,就是做茶,我觉得,一辈子能把一件事做好就足够了。我最大的心愿,就是让砖茶技艺代代相传。”甘多平说。

  文史学者冯晓光:

  “万里茶道”究竟有哪些源头?

  “‘万里茶道’是一条横跨欧亚大陆的贸易通道。但关于哪里才是‘万里茶道’的源头,却众说纷纭。”8月24日上午,在湖北省赤壁市,“走万里茶道 看开放发展”大型融媒体跨境采访活动采访团邀请到赤壁籍的“万里茶道”文史学者冯晓光,为大家解开“万里茶道”源头的神秘面纱。“要想找出‘万里茶道’的真正源头,首先得了解其形成的历史背景。”冯晓光介绍,1728年,中俄《恰克图条约》签订,中俄茶叶陆路贸易从此确立,随着这条贸易线的形成,来自祁县等地的晋商纷纷南下,寻找茶源以供出口。

  当时全国规模较大的茶产区主要有福建武夷山、湖南安化、湖北羊楼洞等地。其中,武夷山在国内名气最大,故成为晋商首选之地。“关于武夷山出口茶叶的文献记载很多,晋商常氏与武夷山邹氏的后人也多次确认二者合作向俄国、欧洲贩茶的事实,因而在‘万里茶道’形成初期,武夷山作为首选茶源地的说法基本可信。”冯晓光说,“但通过查阅史料文献,我们不难发现,1853年,太平军占领南京后,自武夷山运茶北上的道路基本被截断。”

  需求不绝,供应自然也不能断,武夷山的茶叶无法运出,晋商们便只好开辟新的茶源地。“当时地处湖南的安化县离战场不远,但羊楼洞却有着毗邻长江的运输优势,若将羊楼洞定为茶源地,运输路程也较安化缩短了约700里,因而在19世纪中叶,羊楼洞便正式替代武夷山,成了‘万里茶道’上的新源头。”冯晓光指出,“万里茶道”并不是单一的运输通道,而是网状分布的贸易流,因而并没有一个固定的“源头”。“其实武夷山、羊楼洞、安化等茶产区,都可称为‘万里茶道’的源头。因为整条商贸通道的运转离不开众多茶源地的共同支撑。”冯晓光认为,随着“万里茶道”影响力的恢复,沿线各城市应通力合作、携手共进,和历史上一样,共同肩负起为欧亚各国经济文化交流提供平台的重任。

  策划统筹:全媒体记者 魏遵明 王雨婷 袁政

  文字:全媒体记者 朱科 胡采棣

  摄影:全媒体记者 杨东

  视频:全媒体记者 杨潇 黄文君

  手绘:全媒体记者 张曼 金成岑


责任编辑:刘洋
评论一下
评论 0人参与,0条评论
还没有评论,快来抢沙发吧!
最热评论
最新评论
已有0人参与,点击查看更多精彩评论
图片推荐
襄阳日报APP
襄阳日报微信
襄阳晚报微信
幸运28 秒速时时彩 华盈彩票网 北京赛车高倍率平台 秒速时时彩官网 北京赛车微信二维码进群玩 北京赛车开奖走势图 秒速时时彩官网 秒速时时彩官网 pk10代理网址